じゃん☆~XDです !!!!!欢迎哟呵呵~

free counter

Pages

みんなさん~大——家——好~☆

My photo
大家好!欢迎来到今日星部落格!KYOHOSHI!※↑御宅族,男,以上 2013年了!

Friday, October 30, 2009

十月末的通告(预告)

在十月末或十一月头,
喜欢看/写小说的朋友不妨来看看~
我可是为了想要写小说的人(那些来到这里,想要写小说的人啦 ~)
(不过我想大概要等到十一月头了...)

最近的我,很忙啊!
又写小说,写blog要预贴的文的草稿,画漫画...(我是有画漫画,写小说的!)
一个字:忙!(请自行重复x次)


最近,我一直在考lu(这个字要怎么打啊!?)一件事的说...
...
我在想着,要不要把小说连载上来...
想要:与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不想要:抄袭,打字(太懒了...)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要不要连载呢?
...
大家,感谢你们的支持!
留言吧!!!!!!!!!!!!!!!!!!!!


Friday, October 23, 2009

无言的一片海(?)

不要问我,为什么标题是-无言的一片海(?)-(因为我也不知道)
有一种东西叫随兴。

有一段时间没发贴啦~
我发的那故事有看吗?(我copy到很辛苦里~请看一看啦(我知道很长...))
F.A.的开头曲:-goldentime lover-
声音很废才,但还是很不错一下。
结尾曲(忘了名)也很不错~
大家有听我所放上的歌吗?(听啦~)

最近的我,实在很无聊といいます~(的说)
但在此十分感谢临经的人,及大家~
『本当に ありがとう ございまス~』(终于找到这符号了~!)

p.s.:很久没用p.s.了
p.p.s.:现在纯粹用爽
p.p.p.s.:说实话,其实我不知道[p.s.]是什么意思...的说...

赏星。夜空

无论你在任何地方,正在做什么,
当夜幕降临,或即将退去,
只要你是清醒的(其实不清醒也ok啦)
请问你是否,有望一望星空?

这个时代,可能没有什么人会在仰望星空了。
因为人总认为,夜空是黑暗的。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那也不是事实

在早晨,如果你起得够早
打开窗,或在屋外
吸一口新鲜空气(除了住在工业区和大马路边的朋友)
抬头望一望天空
如果你那里的空气好,天空通常是靛紫,深蓝色的
再仔细一看,就可以看到银白色的小光点
如果你熟悉星座的话,你可以看到各种星座
运气好的话,可能还可以看到流星(有时要看情况)
除了早晨,傍晚,晚上,都可以赏星(大白天也有星星,只是太阳太亮,看不到)
试着把灯关上,
夜晚,并不黑暗。

Monday, October 19, 2009

今天真是无聊...

唉...
最近真是无聊透顶...
好想要滑冰哦~
T^T:o~ ice skating~
...
话说回来,我没有话要说ぇ~(老实点吧,是忘记了)
在此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放张图片~




结果放不到...
有加了几首歌:
F.A.最新的开头曲和结尾曲~
那天很意外在觉得不可意思的地方听到的:taisetsu na mono(yoshida jungo(这家伙的外表...))


希望大家能够有耐心的听完里面的歌~(因为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原来如此...

我终于发现到那些字是那么的小...
做了一些修改
还有那个故事大家去看一看~
很忙,会很少更新
bb!

坠入情网by乔林 知

今晚的客人只有一位。






旅馆的老板娘的确是那么说的,这也难怪,虽说位于路边,毕竟地处偏僻的深山,不可能有太多旅行者往来。会继续往里走的大概只有猎人吧,问题是狩猎季节也过了。
加上天气从三天前就不太好,雨也一直下下停停。会在这么扫兴的时候来到这种偏僻地方的怪人,大概只有我而已。
我之所以来这种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我过的是四处旅行的生活,虽然听起来帅气,其实只是漫无目的到处流浪。
当初以为可以越过这座山才一路走到这里,想不到走到一半就没路了。不过我不急着赶路,也没有什么目的地,更不需要拨开树丛勉强策马前进。
只不过这种地方有旅馆还真是奇迹,我还以为在这种偏远山区,连个遮风蔽雨的小屋都没有。因此即使投宿的旅馆设备比一般住家还要糟糕,脚会从简陋的床铺伸出去,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就算被分配到位于厨房旁边的小房间也没关系。
根据中年老板娘的说法,只有这个房间不会漏雨,也只有这个房间的寝具是干燥清洁的。她当时顺口说出刚才那句话。
「今晚的客人只有一位。」
老板娘带我来到看似餐厅的房间,端出让我不禁想提出「厨房借我!叫我吃这种东西不如自己煮!」要求的食物之后,就回到二楼的房间。
接着听到坚固的上锁声。算了,如果没有那种程度的自保,是无法在这种地方做生意的,更何况只有一个女人。
我吃着毫无味道,有如携带粮食的晚饭,喝着味道与颜色都很淡的葡萄酒。
我有过很长的军旅生涯,早就习惯这样的食物,但是当我看到门敝开的储藏室里还有能吃的蔬菜时,心情多少感到有些空虚。
心想:「既然有这些东西,应该可以做出更象样的料理吧?」
不过也可能是我住进旅馆的时间不对。因为现在已经是太阳下山,正常人早已上床休息的时候。
所以我乖乖回到小房间里,喝着一瓶我擅自拿来的酒,打算让自己快点入睡。反正我也没有心情与看似强悍的人类女性聊天。
不过这瓶葡萄酒还真难喝,根本没有葡萄的味道。我一面大骂酒怎么这么淡,一面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听着敲打窗户的雨声。就在这时候,那家伙来了,不停撞翻锅碗瓢盆。
当我听到薄墙另一面传来剧烈的声响,还以为老板娘的丈夫或是情夫打算偷溜进来。不过隔壁可是厨房,她的丈夫或情夫有必要从厨房进来吗?
所以我认为一定是小偷或肚子饿的动物。在这种深山里面,就算有野猪或熊闯进来也不足为奇。也可能是迷路的笨贼在饥寒交迫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跑进来。
总之对方要是胆敢踏进这个房间,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我都要拔剑砍了他。今晚这顿悲惨的晚餐跟清淡如水的酒已经让我的心情糟到极点。
倒是这名入侵者还真有礼貌,竟然开始收拾翻倒的锅碗瓢盆,而且还小心翼翼不让房子里的人发现,只有发出些微的声响。
喂喂喂,进来的时候搞得这么热闹,没理由在这个时候收拾残局吧?
二楼的老板娘之所以没有下楼,应该不是睡死没听到声响,而是为了自保。毕竟随便露脸可能危及自己的人身安全。她或许认为小偷在判断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拿之后,就会乖乖离开了。搞不好她早已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事。
完全不晓得这件事的入侵者还在设法隐藏自己的形迹。到底是哪里来的白痴?是人类吗?还是经过可怕的严格训练,很有礼貌的猴子或狒狒?
因为无味的淡酒感到不爽的我,随即提剑走出房间。我不是要保护老板娘,也不是为了减少旅馆的损害,只想看一眼那个家伙的长相。
我必须老实承认,我有点醉了。




只是没想到在这个连目的地都还没决定的地方,而且还是雨下个不停的深山里面,竟然会遇到熟面孔。
我们还不只见过一、两次,次数频繁到了可以说是孽缘。
我不可能看错耐杰尔.怀兹.绝对不死.马奇辛。毕竟这家伙的「绝对不死传说」就是从我这里开始。
「马奇辛,你在干嘛?」
他那张灵魂瞬间飞离嘴巴的表情,让因为这阵子的坏天气而不爽的我笑了。
只见留着小西马隆士兵特有的白痴发型以及怪胡子的马奇辛趴在地上,捡拾散落一地的破碗盘。湿漉漉的头发彷佛松鼠无力的尾巴,没修剪的胡渣有如初春的农田。
虽然是打扮诡异的三十岁男人,但是他闯进来的原因却跟在街上到处乱跑的小鬼一样。不过他也只能说真心话。
「我肚子饿了。」
只因为肚子饿就闯进旅馆里?亏你已经老大不小了,还是大国的士兵,竟然在战场以外的地方做出抢夺的行为,这也太夸张了。想吃饭就要付钱,拿着钱到餐厅去啊。做出抢夺民宅的事,你以为自己是忘记冬眠的黑熊吗!?
但是我既不是马奇辛的父亲,也不是他的长官,没有义务把他训练成优秀的士兵。所以我只能捧腹大笑,把储藏室里的胡萝卜丢给他,叫他吃了它。想不到这家伙竟然拿起来直接啃,我决定从明天起改叫他小马哥。
就在马奇辛啃胡萝卜的时候,欢乐的气氛也迅速退去。
我不是头一次目睹这种景象,这在战场上有如家常便饭。不,就算是没煮过的蔬菜、没腐烂的粮食都算是好的。如果是在严苛的前线,甚至还会挖土里的虫或树根来吃。我没听说过敌阵的状况,但是应该相差不远。
但是这里不是战场也不是废墟,而是下着雨的宁静山里,而且也有粮食和锅子。
「你到底有多饿?」
就算再怎么亲密,也未必能够了解对方在食物方面的喜好,搞不好这家伙很喜欢吃生菜,甚至抱有胡萝卜就是要生吃的想法。
不过我还是把马奇辛手上的红色蔬菜拿回来,从厨房的橱柜里找到菜刀。
我曾经说过,我有点醉了。
每个人喝醉之后都会有些奇妙的举动。
像是打扫难得进入的仓库,或是写信给原本打定主意这辈子都不再见面的人等等,这种酒醒之后绝对不可能做的事。最可怕的是当事人在酒醒以前,都相信那是很棒的行为。
我知道有个男人会趁着酒意开始编织东西,隔天早上被儿时玩伴收为徒弟,从此以后不得不尊称她一声「师父」。两人之间的上下关系似乎就在那时决定。
喝瓶淡酒就醉的我,也不例外地做出无法想象的行动。
我开始在旅馆的厨房里做菜,而且还是为了马奇辛。不过也是为了笑到肚子越来越饿的自己。


饿到不惜闯进旅馆的马奇辛,吃起东西的模样还真吓人,就连在战时常见的饥饿儿童也比不上他。他甚至懒得上餐桌,就直接在厨房乱成一团的调理台咬着代替面包的烧饼,两手端着碗喝汤,似乎连拿汤匙的时间都没有。
我一边搅伴炖蔬菜的锅子,一边被他惊人的食欲吓到。
小西马隆的士兵是怎么回事?他们都没有军饷吗?
终于填饱肚子的马奇辛从盘子里抬起头来,不知道是不是被汤呛到,只见他含着泪手拼命咳嗽。等到咳嗽好不容易上住才喃喃说道:
「真好吃。」
「那真是多……」
好险好险,我差点就跟他道谢。
「尤其是这个炖胡萝卜。」
从明天起还是叫他小马哥吧。
不过至少不是只吃生的胡萝卜。
马奇辛的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确认锅子里的剩菜味道。可能是心理作用,他原本无力的松鼠尾巴也好像恢复精神。
「我们故乡的村庄里,有个很会做菜的女人。你们炖胡萝卜的方式真是一模一样。」
我还以为这家伙打算说些什么。
于是我拉开椅子,拿着自己的盘子坐在西马隆人的对面。我的肚子已经不饿了,舌尖留着那瓶难喝淡酒的余味。
「别跟我说这种可怕的话,我可没去过你的故乡。」
「我又没说你们做的菜味道一样。」
「废话。天啊~~我不禁有点发凉。」
「肉也很好吃。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你的手艺这么好。」
「可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肉。」
其实我知道。虽然为了储藏而加工到看不出原形,不过是还不错的鹿肉。附近应该有负责猎鹿与兔子的猎人,那些都是不必担心遭到抵抗的猎物。
我一面插起盘子里的肉,一面看向储藏室──我在寻找酒瓶。
就算味道又淡又难喝,终究还是酒。人就是这样才会喝太多,不知不觉喝醉。
马奇辛完全不在乎我的想法,走到锅子旁边准备添第三碗汤。太好了,可以不用看到沾在胡子上的菜渣。
「烤的方式虽然不同,但是用的肉跟那个女人一样。」
「是吗?」
「她说那是高级牛肉。」
你被骗了。
「她的厨艺真的很棒,可以把肉煮得又软味道又棒。使用特殊香料调味是那个女人的秘密,村里没有人学得来。」
「原来如此。」
「虽然她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做菜的手艺真是无人能比。她常说总有一天要存钱开一间自己的店。」
「这是常有的事。」
看到仅剩的酒瓶,我的注意力不由得转移过去。想不到马奇辛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我本来打算跟她结婚。」
「呜噗!」
这次换我被呛到,汤跑进气管果然很难过。
不过这家伙已经超过三十岁了,还是能够率领部下的优秀士兵,有一、两个未婚妻也不足为奇……不过这个饿到闯进偏僻旅馆的男人真的算得上优秀吗?
马奇辛没有在意胡思乱想的我,继续述说他的往事。而且全都是没喝醉的时候绝对说不出口的故事,我觉得他吃胡萝卜吃到醉了。
「我本来打算在第一次远征里立下汗马功劳,带着奖金衣锦还乡。我答应要用那笔钱帮她开店。我家世世代代都是军人,我觉得娶个有一技之长的老婆是件很不错的事。」
「第一次远征?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那个时候你几岁?」
如果记的没错,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大约十四、五岁。正如我刚刚说过的,造成「不死传说」的人是我,而且我们战斗的地方不是小西马隆的土地。那是愚蠢的指挥官带领一堆新兵的鲁莽败仗。
「十四岁。」
「果然没错。」
「对方大我四岁,刚满十八。」
总觉得……你果然被骗了。
才十四岁就说要结婚,人类怎么这么早熟?十四岁的魔族只能算是小孩子,还算不上是战力,也不能让他们拿剑。别说是上战场,连在士官学校也只能做基础训练。
「结婚啊~~但是带着这么幸福的约定上战场,听起来不太吉利。越是跟同袍炫耀就越有可能招来不幸。像我也是订婚之后才上战场,结果差点连命都没了,这是真有其事。既然如此,你怎么会没事呢?」
沮丧的他忍不住垂下肩膀,手捧碗盘低着头。原本像是马尾巴的头发,又变回委靡不振的松鼠。
「我没有跟其它人说。」
「啥?那你还真是客气,真不像你的作风。」
「并不是。虽然她做菜的手艺很棒……可是她不仅不漂亮,眉毛还是男人的三倍粗。」
「三倍……」
「而且她的低沉声音实在不像女人,还比我高一个头。」
我觉得他被骗得很惨。
「结、结果如何?我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拿到奖金,总而言之你活着回去了,也开开心心和她结婚了吧?」
「等我回乡之后,她早就结婚了。」
「什么!?」
耐杰尔.怀兹.马奇辛的不死传说就此开始。
「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纵使她长得不漂亮、声音低沉、个子很高,但是受男人欢迎的程度不输给其它女人。只要吃过她做的菜,任谁都会变成她的俘虏,而且迷恋不已……即使她的眉毛有三倍粗。」
「是……」
不敢说那个人或许不是女人,只是把拿出来的酒瓶对着灯光。
真的有那种事。无论对方是什么女人,都会无可救药爱上她:即使美到不像这个世上的女性,也有得不到爱情的时候;即使是外貌与「美」字扯不上关系的女性,也有人觉得她很可爱;就算是完美无缺的女性,相处一阵子之后也可能会发现个性不合。
在没有坠入情网以前,是不会知道自己爱上对方的理由。就算面对众人赞赏的女性,也不一定会对她受人称赞的部分感到动心。虽然最后会接受对方的一切,爱上她的全部,最初的那种悸动还是因人而异。
可能是眼睛、可能是声音,也可能是嘴唇,或者是对方一时的优雅举动。
不过我全部不是。
放下透光的酒瓶,拔开烂到快要粉碎的软木塞。瓶底有些沉淀物,我满心祈祷这次的酒不会太淡。
「料理手艺的确能够抓住人心。」
「怎么,你也用你的手艺让女性为你神魂颠倒吗?」
可能是想用吃来排解心中的悲哀,马奇辛又开始大吃特吃。如果有人撞见这个场面,看到两个老大不小的男人面对面吃饭,一定会觉得很恶心。
毕竟是在这种深夜,还是在厨房的调理台。
「你错了,我是爱上对方的人。」
情侣相遇的方式千万种,像是青梅竹马,或是父母决定的伴侣,不过我跟她的相遇并非如此,因为我们都不认识对方的家族。那些家伙直到现在都还以为我们是在王都的园游会或舞上认识。
这不是事实。
我们没有穿着足以参加女王宴会的漂亮服装,也没有前往能够跟家世显赫的贵族之后见面的场所。
我穿着有点脏的制服,她穿着孩子气的纯棉睡衣,而且还像小孩子怕肚子着凉一样,把上衣的衣襬都塞进去。我不知道其它女性是否爱穿那么不性感的睡衣,不过她明明都是个大人了,还是穿成那样。
我也还是年轻士兵,穿着单薄的军服,身上连个阶级章都没有。我这个不太认真的新兵是从几乎昼夜不停的实战训练中偷溜出来。
因为肚子饿了。
「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偷偷溜进附近的城堡。不过我没有打翻锅碗瓢盆。」
「军队里没得吃吗?」
「你应该知道军中训练是怎么回事吧?因为没有敌人就没有恐惧,只能利用其它方式逼迫士兵,否则训练就失去意义了。像是地形、气候、饥饿,总之军队才 不管是不是花上十天的时间,训练期间都没有任何补给。虽然不至于吃毒菇,但是蛇和青蛙都是理所当然的食物。不过只要把牠们当成鸡肉,味道还挺不错的。」
但是我们也不可能捕获这么多爬虫类与两栖类,因此年轻士兵总得要饿肚子,所以就算到了就寝时间也没那么容易睡着。于是我离开那群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年 轻人,在夜晚的森林寻找食物。照理来说这种行为是重罪,要受到严厉的处罪,但是就算长官知情,也会因为我是贵族子弟而不敢过问。
总之爱耍小聪明的我,先把目标放在来得及回到队上的地点,于是发现某个巨大黑影的角落有亮光,于是躲过许多守卫,从窗户偷溜进去,想不到那里竟是温克特城的厨房。
温克特的士兵一向以勇敢顽强著称,就算没有魔力的人,战斗力也十分优秀,尤其是拳脚功夫十分了得,无人能出其右。因此守卫城堡的士兵应该都是骁勇善战的强者。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能够躲过监视闯进厨房,或许算是一种奇迹。可能是上天一时兴起,想让我跟她见个面吧。
苏珊娜.茱莉亚就在那里──温克特城的厨房里。
「谁?」
可能是闻到奇特的气息,茱莉亚从调理台探出身子询问。
而且她还转身对着我,脸也朝向我的方向,根本看不出来视力有问题。尤其是没有一丝不安和惊讶,镇定地再问一次:
「我不认识你,你是谁?」
「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可疑人物……」
我真是白痴,一只脚跨在窗户上,还在深夜里遇到妙龄女性,怎么可能不可疑。忽然想起自己在做什么的我,决定放弃越描越黑的辩解。这时候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告诉她自己是为了粮食偷跑进来。
「其实我是肚子饿了……」
「我也是!」
茱莉亚突然发出喜形于色的声音,绕过调理台走到我这边。
「可是只要我说想吃宵夜,就会被其它人念,说什么这么晚还吃东西,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我弟弟明明可以在任何时间吃东西。不过我弟弟的年纪还小,他只要一吃饱就会马上呼呼大睡。」
「那个……」
「所以我无法像我弟弟那样吃,大人也不能吃饱就睡。况且我还得练习魔术,要是不小心睡过头错过武术训练就惨了。因为武术教官一直想尽办法,想把我从训练课程剔除……哎呀,你……」
滔滔不绝说个不停的她,毫不客气摸了我的衣服。似乎是要加以确认般,手掌从衣领摸到肩膀,然后往胸部移动。我觉得她是个很不客气的女人,但是碍于气势无法回嘴。
「不是这附近的人。」
「我是士兵,我真的是真魔国的士兵。」
她喃喃说:「说的也是,也对。」之后就把手从我的胸前移开。帮我理好被树枝弄乱的衣领之后,伸手贴在肚子上:
「而且肚子也饿了。」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端详她的脸。
苏珊娜.茱莉亚是个值得赞赏的女性。众人都称赞冯温克特家的千金,说她的外貌清秀美丽,心地又善良。
即使是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我,也觉得她完美无缺。天蓝色的眼睛很美,带点淘气的微笑嘴唇也很可爱。
只是以这个年龄的女性来说,欠缺一点优雅,甚至还有点粗鲁,不过这些都是认识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事。
只不过当时的我没有坠入情网。
我们只是肚子饿的年轻人,为了偷吃宵夜而溜到厨房的同类。所以何不符合我们的愿望,让目的顺利达成呢?
那天晚上,我们把厨房里的食材全都用上,而且全部吃光光。饥饿的士兵跟空腹的公主面对面坐在不大好看的大调理台旁,在天亮以前镇满肚子之后分道扬镳。
没有被人发现的我顺利走出城堡,并且回到军队。我是在白天的行军才发现我不但没机会握她的手,甚至连名字都没有问。
「后来你跟那位女性就没再见面了吗?」
胡子滴下汤汁的马奇辛开口问道,不过这次他用了汤匙。可能是没有那么饿的关系,他终于有心情使用餐具。
「怎么可能,她可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她是怎么从平凡的邂逅变成你的未婚妻?」
「因为她记得我做的菜。」
从此以后我就时常偷偷溜到温克特城,第二天才知道她的名字是苏珊娜.茱莉亚。我也向她表明自己的身分,但是就算她知道我的身分,也只让我进厨房而已。应该说只有在那里我们才有事可做。
「别说是寝室,我连客厅和花园都没去过。我们只有在深夜的厨房见面,一边聊天一边大吃大喝。」
听到我没被邀请进入她的寝室,马奇辛突然露出充满优越感的表情。随便你怎么想了,这个胡萝卜醉汉。你可是十四岁就被女人欺骗的早熟人类,不像我们只要那样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菜鸟士兵的训练终于结束,我以实习士官的身分前往国内各地,同时也在军队学会料理手艺。我的兴趣变成重现在远征地点受到款待的餐点,以及当地平民吃的点心。
「多亏这样,我们的厨房约会变得越来越充实……」
「不管怎么听、不管我怎么听都不觉得你会跟那个女人发展到男女关系!」
右手紧握着汤匙的马奇辛放声大叫。明明肚子填饱之后,心情会比较平稳,想不到这家伙就算吃饱也会乱发脾气,真是难伺候。
「当然会。」
「怎么发展的?什么时候!?」
就算他这么问,因为我不是茱莉亚,所以无法了解她的心境变化。但是我对自己的感情记得清楚,彷佛每天认真纪录的日记,印象非常深刻。
还是菜鸟士官的冯古兰兹卿阿达尔贝鲁特是怎么爱上苏珊娜.茱莉亚。
「我之所以爱上她……」


茱莉亚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是用全身的感官来吃东西。她会把碗盘端到前面享受香味、用脸颊跟额头感受往上冒的热气、用手触碰汤汁以及确认食物的软硬,然后轻轻用银汤匙弄碎。她的动作很轻,但是毫不留恋。
那天我用刚学会的调理方法完成第一道料理,材料是又大又硬的贝类以及白色鱼肉。在距离海岸很远的温克特地区,没有将食物煮熟是不会吃的。
「好香喔!天啊~~我觉得你当军人真是太可惜了。」
茱莉亚跟往常一样,用全身品尝料理。当她白晢的手指触碰热气腾腾的碗盘,被棕色汤汁弄脏的瞬间──可能是她忍不住香气四溢的料理,也可能是无心的举动。
我就是在这个瞬间爱上苏珊娜.茱莉亚。
「她竟然直接用手抓起来吃,还用手指捏起食物,像是一个没有家教的子孩。不过她在喝汤的时候,马上察觉自己做出淑女不应该有的举动。原以为她会觉得 不好意思,没想到她居然捧腹大笑。她边笑边担心鱼会冷掉,所以第二口还是用手捏着吃。于是我也为了配合她,用手抓起热腾腾的贝类。一旦离开这座城堡,我过 的就是粗犷的军旅生活,因此用手抓东西吃一点也不奇怪。但是茱莉亚不一样,虽然她比我想象中还要有男子气概,拳脚功夫也很厉害,终究还是冯温克特家的宝贝 千金,不可能当着父亲的面前做出用手抓东西吃的无礼举动。」
苏珊娜.茱莉亚把盘里的料理扫个精光,才一边捧腹大笑一边说:
「讨厌啦,阿达尔贝鲁特。我只有跟你一起吃东西的时候才会这样哟!」
「那样比较好。要是妳在父亲大人面前这么做,他或许会吓到被虾子噎到。」
「没错。说到我父亲大人,他已经帮我谈好婚事了。」
我问了一句:「妳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啦?」
因为我只是个士官,根本成不了气候,茱莉亚的年纪又比我小,所以我觉得订婚和结婚对我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事。不过有部分贵族把婚姻当成加强双方关系的手段,那种婚姻就和年龄没有关系。
不过她似乎也不赞成那种方式,闭着嘴摇摇头:
「不,我还没到那个年龄。我的魔术跟拳脚功夫都还不成熟,就算是预备士官也不能算是独当一面的士兵。所我跟父亲大人说,我觉得结婚跟恋爱对现在的我来说还太早。即使迟早会步上那个阶段,我的心里也早已经有对象了。」
就在不久之前,在连呼吸次数都算得出来的刚刚那一刻,爱上苏珊娜.茱莉亚的我,一面感到些许失落一面反射地回问:
「对方是谁?」




是谁在那里──!」
水桶与叫骂声同时飞来。
只见旅馆老板娘怒气冲冲站在门口,右手还勇猛地握着柴刀。
她想说楼下变安静了,于是过来看看情形,想不到闻到厨房有饭菜的香味,还传来说话声。就在心想应该不是盗贼的时候,一把怒火终于爆发──
「嗨~~老板娘,抱歉吓到妳了。这家伙是我的伙伴……」
「给我滚出去──!」
喂、等一下!三更半夜要把我们赶到雨中!?
来不及抗议的我和耐杰尔被她从后门赶出来,我的剑与少许行李也被丢出来。酒还没醒的我没有力气跟抓狂的人类争辩,只是坐在泥巴地上傻笑。
打从我见到这家伙的时候开始,蕴酿已久的笑意再度发作。那是那种十岁小孩才会发出的笑声,真是受不了。
淋着雨的马奇辛弯下腰,看着我的脸问道:
「那位女性怎么回答?」
「不记得她说什么了。反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其实我没有忘记,我想到死都不会忘记。一脸讶异的她是这么说──


「就是你。」




p.s.:这是乔林 知写的~
(http://book.sky_fire.com/novel/2237/MainIndex.html 找《沙漠即为魔路途终点!》这本)

后记

好红啊──好红啊──麋鹿的鼻子红咚咚──耶诞老人的衣服也红咚咚──
大家好,我是搞不清楚现在是冬天还是秋天的乔林。这个房间很冷,实在太冷了。虽然是在室内,但是我冷到手指发抖,穿着大衣在此拜托大家,只限这次,只有这次──
请最后再看后记。
以前我也说过自己是从后记开始看的人,结果白痴到犯了好几次因此知道真正犯人而闷到爆的过错。没错,要以什么顺序看书是读者的自由,不管是从后记还 是从版权页开始看都可以,甚至有人买了书之后摆着一年不动,一直等到下一集出版再一起看……现在的我正在紧紧勒住自己的脖子……不过总而言之,只有这次, 我比上次更用力拜托大家。
请最后再看后记。
說不定有些人認為再怎麼求也沒用,文庫本(註:本系列在日本的開本大小)就是要從後記或解說開始看,或是擁有「我就是想這樣看」的少女原則,如果你 是這樣的人,至少先聽過收錄在夏天發行的「今日大魔王!」的動畫角色歌曲專輯「大家來唱歌」(註:みんなのうた,由動畫聲優所錄製的歌曲專輯)的「約束」 之後再看這篇後記,如此一來將會得到更樂趣……應該。要说是为什么,因为这次要告诉大家的事特别多。呃──毕竟是睽违许久的本篇,要报告的事也很多……很 抱歉,是我不对。
那、那个──好不容易把睽违一年(不,是睽违一年半)的魔本篇送到各位面前。一年(不,是一年半)是很长吧!这段期间发生了许多事,譬如GEG结婚 了!恭喜妳,Mrs.GEG。我知道妳不再是Great Editor「后藤」,总之恭喜妳了,GEH……盖哈(注:GEH的日文发音)?在这一年(面对现实,是一年半)的时间里还要等我处理私事,真的非常抱 歉。好久不见了,无论是没有忘记我或是突然想起来的读者,以及热衷其它媒体作品,突然发现「啊、话说回来魔的原作是小说──」的人,总之感谢你们买了手上 这本新书。这一年里(都说是一年半了)我都没有上场,要是身为职棒选手,即使被开除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可是我还能像这样继续站上打击位置,全都是托各位读 者的福。仔细想想一年(……算了)前,本篇停在非常关键的地方,把涩谷、三男以及村田就这么放着不管,甚至连古里叶都是生死不明,实在有够可怜。我努力尝 试加以说明并且解决,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虽然微小,不过我想答案总会慢慢浮出来。不过大家也知道,圣砂国篇并没有结束……对不起,竟然还没结束。不过 这次我没有让本篇在那么关键的地方中断,也没有人死掉,还预备好了眼镜,可是没有加入什么笑话。更重要的是,我在之后还加入未曾发表的短篇作品,当成在本 篇中突然出现的肌肉男小插曲。这算是我送给GEG的结婚贺礼,也算是照顾少部分的相关人员。希望看完这部短篇作品之后,读者能在温馨的气氛里阖上这本书。 哎呀~~肌肉男与推剪马尾这对哥俩好真的让人心头暖洋洋呢。不过把肌肉男与推剪马尾的故事当成女性的结婚贺礼,感觉起来似乎是在惹人厌……咦,我在标题的 最后应该有加上(笑)才对,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不过萨拉列基一家的问题都还没解决,我会尽快结束圣砂国篇的。至于关于接下来的进度,如果下一本文库能够在 天气暖和的时候推出就好了。
没错,进度表,目前确定的进度表。不是大联盟世界大赛的赛程(2007年是松井<注:松井秀喜,纽约洋基队外野手>与松板<注:松板大辅,波士顿红 袜队投手>的梦幻对决),也不是日本职棒的赛程(可恶──谁理它啊──!恭喜中日队!)而是要告诉大家魔系列今后的进度。请等一下──刚才过了五分钟。因 为太冷的关系,我正在补充温暖的食物。咖喱杯面里的马铃薯真是好吃。
其实从上一部本篇到本作之间,曾经出过各式各样的作品。像是游戏、攻略本,然后又是游戏……仔细想想已经出了三款游戏了!?然后是广播剧CD、角色 单曲CD、角色歌曲专辑、SHK的在线广播、SHK的CD,呃──我记得还有一些我没办法参加的宣传活动,不过我真的没有信心确定全部就是这些。详细情况 请前往「真魔国王立广播室」确认……我虽然很想那么做,不过这对于家里依旧没有网络的我来说实在很困难。因为我无法进入官网,因此很抱歉无法确认所有网络 相关的内容。「真魔国部落」是什么?没有计算机的我也能看吗?能够撼动高山吗?那么山林又如何?话说回来,那又是谁写的?该不会是妈妈熬夜帮我写部落格的 吗吧?很抱歉有很多事都是麻烦妈妈帮忙处理,今后我会积极参与的。嗯──不晓得用手写行不行?
接下来是最新活动的通知。或许大家早就知道了,也就是这部作品即将改编OVA。正确说法应该是「正在进行中」!想不到它会改编OVA。因为OVA不 就是Original Ad○lt……对了,标题是「今日大魔王!R」喔。这个R不是Return也不是Renewal,也不是Romance,也不是 Letilia.Katharine姊妹(注:在日本大受欢迎的双胞胎白人歌手),更不是Rocky The Final(注:电影「洛基:鲁者无惧」),而是R片的R吧?(才不是)而且全都是想瞒过NHK的眼睛的构思。虽然听起来很像是开玩笑,不过看过剧本之 后,我觉得会有相当惊人的发展。不过那正是《魔》动画的本质,事到如今没什么好讶异的。从十月开始到明年春天共有五集,已经开始发行了。第一集预定在我写 这篇后记的时候上市。到底会是多Relax的剧情,还请各位务必亲眼确认。我、我可没有被吓到喔!?
可是没有被《魔》动画OVA吓到的我,倒是在接到下一个通知的时候吓了一跳。前面我说过「后记请最后再看,如果非要先看请先听过『约束』再看,不晓 得这个愿望是否实现了?现在我就要告诉大家之所以会有那么任性的请求,其实是有理由的,而且是非常具有冲击性的消息。「杯面不是等五分钟,而是三分 钟」……不是这个。
那就是从二00八年四月开始,NHK BS2又将开始播映「今日大魔王!」
而且是全新肉容,鹿、熊、砂熊还有乌尾熊都会在新作品里出现,拉巴卡普也是。
……真的吗?是真的吗?又在NHK播没关系吗?我不行了,因为这些刺激、喜悦以及压力让我无法再写下去。如果这不是梦,看吧,不就是涩谷在「约束」里说的。
那句「我回来了」竟然成真了,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要令人开心的事。(注:以上所述的相关作品、OVA、动画播放消息,皆为日本方面的时间与活动)
乔林 知

Sunday, October 11, 2009

呵呵呵呵呵~(...)

嗨~我来发贴了~
现在没事么空,不过我迟点有问题要问大家~


p.s.:很帅吧~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高兴高兴~

每次看到这个blog就很高兴~
在此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哈哈~
不过,本'星'有几个问题~
请大家务必回答~:
1)请问大多数我不认识的人,你们那里找来我的blog
2)此blog有什么让你很感兴趣的东东?
3)我放在blog里的歌好听吗?
4)还有,请大家去投票(去注意一下,有篇贴字需要大家投票(留言投票/询问)
5)大家觉得我是男还是女?(注意:认识的最好不要回答这题)
6)我废材吗?


我再说一次,请大家务必回答以上问题~


p.s.:放张图片~

p.s.:很可爱吧~

じゃん☆部落格链接~☆

  • 谢谢你,我爱你 - 有时候,她不想要在此时此刻。她想着未来,想着某个时间点,会做某件事。什么时候都好、什么事都好,她不想要在此时此刻,做现在正在做的事。 比如现在,她在去往工作的路上。想到要在暴露-1度的户外,她觉得很痛苦。现在,她与两个人共车,车上播着让她心烦意乱的音乐。她的脑中想着, 真的很不想做这份工了。 如果可...
    1 week ago
  • Olive Tree Hotel Christmas Buffet 2023 - [image: Olive Tree Hotel Christmas Buffet] 圣诞佳节即将来临,槟城处处洋溢着浓浓的节庆氛围。想必您正苦恼着如何为这个特别的季节添点色彩。如果您寻找一个美食与节庆氛围兼具的地方,非Olive Tree Hotel莫属。 [image: Olive Tree Hot...
    7 months ago
  • 頭髮保養小秘密 || Melix Malaysia | 呵護頭髮,從頭開始 - 頭髮對於一個女生而言,真的很重要很重要,畢竟哪個女生想要有禿頭問題,對吧? 我天生頭髮雖然比較烏黑(好處)但也比較粗燥(壞處),隨著年紀漸長,掉髮問題日漸嚴重。甚至就連以前都沒有的問題慢慢地開始找上我,好比說頭髮出油或是若不每天洗頭,頭皮就会發癢等等 (好在沒有掉頭皮屑),這堆問題都好糟糕。 因為天生頭髮有點...
    5 years ago
  • 十九 - 我答應你 用四百多塊換一個你身邊的座位 陪你聽歌 陪你看你喜歡的偶像 陪著你快樂和感動 好嗎 我真的很想 很想 給你打一通電話 告訴你 很想你 凌晨四點
    6 years ago
  • 28/2/2017 - 新的一年,要有新的开始,要做多一点意义的东西。 15/01/2017 这一天我参加许友彬创作小说课。 感恩妈妈那天载我去参与这次的活动,原本想搭uber去的,也打算搭uber回,怎么知道母亲愿意载我,感恩!! 地点在 taman desa , wild sheep cafe 这个超好吃的!!<3 六年后又...
    7 years ago
  • Simple Guidelines When Choosing Beach Townhomes In West Los Angeles - There are countless of good things that could actually happen when one is laying around, having his most relaxing and stress free day in some beach townhom...
    10 years ago
  • 哇喔! - 刚想起我好久没更新部落格了!(说实话我已经忘记了...) 都过去了那么久了,我也不如当年热血年轻(其实也才几年而已)。 好懒啊都不知道要写什么了!! 于是就这样。 星贺
    10 years ago
  • 出外读书已经是第二年了 - 我离开家出外读书已有一年之多了, 现在已经进入第二年的第一学期了。 说真的,不懂为何这一年,我特别依赖家。 或许是刚放完假,不舍得那么快离开家里吧…… 现在的我在异乡超级想家的!! 而且也很压力阿,因为我一直苦恼我电脑的事情…… 我的电脑和hard disk都不懂为何变得有问题了…… 可是又很别扭,因为不想拿去...
    11 years ago
  • It's - A song for lonely. I shall continue on my journey to search the answer of loneliness. Where would the answers be? Let is be, just let it be. I deserve to be...
    11 years ago
  • In Which I Explain How The Heck I Spend The After Days of SPM - Yes~ SPM ended almost a few days ago... which is great! Huzzah! >_< So right after my last sub, Ekonomi Asas, on 6th December, our class had a toast with s...
    11 years ago
  • 【六等星の夜】 - 【六等星の夜】 made my day。 昨天去了学校见校长,学校环境很好很幽静蛮喜欢的 我震惊全校孩纸们就只有那300多人…所以一级就只有50人么ohgod。 不过还好这样我比较好沟通,无所谓 还要等两个星期的假过完了才能上学呐,卧槽我要上学啊! 今天跟了羽妹子到city central逛,买衣服sh...
    12 years ago
  • [rewind]01.06:forever,I hope. - 最难上色的一张,结果出来乱七八糟。我希望,我们能够一直都这样呢。 日本好玩么?
    12 years ago
  • 16。生日 - 16岁的生日...原本因坐落在星期二的上课日而闷闷不乐... 但这天似乎比小雨想象中还要精彩!^.^ 早上刚步入学校不久... 便得到来自许多不同朋友们的生日祝福... 当然咯!小雨班上的友族朋友是在这天(看见朋友送小雨的礼物)才知道的~ :P 但依照他们向来搞怪风趣的风格~ 当然不会放过这次难得的搞怪机会咯! ...
    12 years ago
  • 那么那么 - 我的生活。
    12 years ago